lucy561

存一个孤曦武侠paro脑洞,还是熟悉的狗血味儿

     无剑是正道盟主,孤剑是魔教教主。曦月是一个反社会的坏坏少年,被无剑打败后关在正道联盟,有一天副盟主木剑(无剑不好干的有利于正道的坏事情都他干)找上曦月,说看你这么坏,找点事给你干,魔教新继任了个小教主,和你年纪相当,你去魔教卧底个三年(...),争取让他离不开你,然后时机一到捅他一刀。为了减刑和个人兴趣(...),曦月挺乐呵的答应了。当然要给他吃点三尸脑神丹之类的免得他真反了。(这正道真不像正道!)
     曦月就去了魔教,当然是对美貌的小教主孤剑一见钟情。教内还有九曲副教主,君子淑女左右护法。经过相处,曦月发现孤哥很社会,人狠话不多,而且志向高远:他其实一直在回收上任坏教主在江湖里搞的情花毒(又是公孙的锅咯),他还想这事做完了就给女侠们搞护肤品(?),致力于发展美容事业(?)。江湖里说他们天天搞毒害人纯属黑他们。曦月当然心里越来越倾向于孤剑。
     喜欢归喜欢,教主还是要卖的。这三年曦月就挑些无关紧要又不至于让木剑不满的卖。
     后来正道要正式清剿魔教了(无剑大概脑子摔坏了傻了,啥都听木剑的),魔教被逼到一个山头,曦月终于坦白,孤剑当然不予计较还说自己早察觉到了,然后还告诉曦月其实他调查过了,他们是双生子,当年意外,才让曦月流落江湖,自己的尊荣本都是他的,说完把教主宝印和这三年炼制的三尸脑神丹解药都给了曦月,说江湖统一也好,只希望魔教被你收编后你能善待大伙。然后就出去领罪,说罪都我一人当,被捅了很多刀打下悬崖了。
      曦月当场就疯了,苍天弃吾吾宁成魔咯(喂)。彻底反了,带着教众杀了出去,又开始招兵买马让正道的人都要给孤哥陪葬。
     孤剑掉下去以后,曦月也不穿白衣了,改穿孤剑喜欢的黑衣,每天都丧丧的仿佛死了老公(喂),只有杀人的时候有精神。后来他还招了天琊合欢,估计想成立鬼王宗(喂)。
     后面还不知道咋搞!可能是有天合欢去采药的时候又拣回了孤剑(掉崖怎么会死),然鹅他很狗血的失忆咯!这会儿曦月已经一副总裁曦哥人狠话不多的范儿了。
     曦哥估计不好意思面对过去背叛的事,脑子现在也不太正常了,石乐志,想来想去决定装逼,抬起孤剑下巴,让孤剑当他的床伴回报社会,孤剑一个无依无靠的失忆人还能说啥?于是曦月天天带孤剑上朝(?),秀,其实私下天天用菊花日他,孤哥一方面觉得好麻烦,一方面又觉得救命恩情,必须要报,不然不是社会人,每次都干很卖力。曦哥被他越搞越妖艳,看起来更不像好人了(说得他以前是好人似的),魔教药丸。
     要按照常理,魔教不得越来越完,最后只好曦哥把手下都遣散了,任由正派杀进来,死前放把火把事都讲出来和孤哥干了一炮,颓靡而死……但是作者是he星人,就让无剑大佬去把所有事都摆平好了。反正本文的重点是曦哥发疯(....)

《大荒》(孤曦,架空) 02

前文:01


02
===========================================
〖观察日志  第二天〗

      躺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孤剑了。他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是为把我从那地方送回来,耗尽了能量。我信他愿意和我一起死,倒实在没想到他会大费周章来搏上一搏,结果搞得这样不上不下的,让我只能怀着渺茫的希望继续活下去……还不如当时我俩就一起死了呢,这混账!
      对了,他现在具体是什么鬼样子呢?我不是专业的医疗兵,所以我只能如实记下我观察到的情况。
      首先,他轻了很多,我可以毫不费力地抱起他。
      以前他黑衣,黑发,隐藏在夜幕里,整个人却发着光,现在,他身上那层神秘的光泽消失了。我反复为他擦身、梳发,一遍遍地抚平他手上的皱痕,但这些都不能令他看起来更精神。
      他的脸比以前要苍白,如果不是昏睡不起的后果,我其实很喜欢这种病态之美。我想起一篇古早的关于睡美人的童话,便试着去吻他,幻想他会像故事里一样被我唤醒。
      当然是毫无回应。无所谓,我只是想亲他而已。他的嘴唇很干。


〖观察日志  第三天〗

      昨天刚爬上床解开孤剑的腰带,无剑他们就冲了进来,把我拖走了。
      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他们究竟有什么误解?孤剑的身体,就等同于我的身体,我去抚摸他,就等同于我在自慰,所以这根本是我的个人行为,既不违法,也不乱纪。他们却非说我是在对孤剑耍流氓,是色迷心窍丧心病狂,这些人根本什么都不懂!
      还是只有孤剑懂我。

.
.
.

〖观察日志  第三百六十五天〗

   一般情况:照旧。
   体重:感觉比昨天轻。
   瞳孔:照旧,涣散、灰暗。
   体表湿度/弹性/光滑度:和昨天差不多。
   呼吸心跳:衰弱而平稳。
   脏器:仍处于衰竭,所幸无恶化。
   饮食:输液完成。
   意识状态:同昨日。
   心理状态:我怎么知道?

   其他:
      今天才发现,孤剑已经睡了一年。当然,对我们这种长寿型人形兵器来说,一年的时间可谓弹指就过。我既然熬死了公孙老贼,又在黑暗的地底生活了近十年,那么再等他个十年二十年,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一年以来他的情况没有恶化,这就是件好事。
      回翻记录时又读了一遍开篇时写下的话。我现在仍认为当一个人开始追忆过去,就证明他的现在不值一提——可我的现在的确是不值一提,既然如此,也不用回避这点。照顾他直到他醒来,似乎比我预想的要花上更多时间,现在不多写几句,等过了几十上百年,等我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时,还能有资料以供查阅。
      之前的随笔不是在嘲弄孤剑,就是在意淫孤剑,胡言乱语,支离破碎,重温时看得很是尴尬,都抹掉了,从明天起写点别的。”


————————————————————————————

【探索日志 第一日】
   气候:晴,无风。
   装备:武器还在;战斗服耐久性高,几乎没有破损;除此以外,携带包内还留有药物、小刀、火石、纸笔等简单用品。
   第一需要:补充食物;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总目标:找到回去的方法。
   方位:根据测算,此地坐标不属于地球上任何一处,猜想被卷入了往日博士提过的时间与空间的漩涡中,即“大荒纪元”。
   资源:此地树木巨大,呈墨色,地表为纯白色,砂石遍地,杳无人烟,所幸半路拾得的野果似含特殊成分,较适于我等人形兵器食用。
   要注意的事:根据测算,猜想此地只有冬夏两季,约以三十日为一个轮换周期。三十日后,资源恐将极度匮乏,需早作准备。
   阶段性目标:在能保证基本的生存后,有必要先建立一个小型的根据地,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探索,并沿路建立分基地。
   同行者:曦月,基地中的同事。此人战斗力很高,但精神状态成谜。可以借力,不可全盘倚靠。需尽量劝服他与自己合作,如果真的不可挽留,当场击杀。

【探索日志 第六日】
   气候:晴,无风。
   储备物:木材X10单位,石头X5,肉X20,果实X4,水X5……
   其他:
      昨日进行了一场苦战。
      人类世界偶尔会出现的“妖物”,恐怕就是来自此地。
      我通常是不食肉的,但曦月说,我以往食用的“花”,其实也是由……炼成的,是博士关爱我,才施以粉饰。
      我知这人总喜欢用些恶劣手段,以玩弄他人精神为乐,但他昨日的行为仍有些反常。他大可以多隐忍些时日,不用这么快就露出獠牙——但他也许是在用喜怒无常的行为,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
      我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无论如何,昨日之事更令我相信,我们合作才可能活得更久。我认为他也应该明白这点。

【探索日志 第十五日】
   气候:中雨。
   根据地搭建进度:50%
   储备物:注意补充石材,其余正常。
   特殊的采集物:一种药草,锯齿状,墨蓝色,可令人恢复少许体力。
   关于此地的回忆:博士说过,“大荒纪元”约数百年出现一次,其形成的因素虽不可考,但它应该是有出口的。曾经有幸存者从中逃出过,只可惜他出来之时,也已经精神错乱了,未能留下太多有用讯息。
   阶段性目标:可适当减少探索时间,开始为即将来临的冬日做准备。
   关于同行者:
      曦月再没有主动寻衅了,反倒还能和我作些战斗方面的交流。虽然观点南辕北辙,起码不算无聊。
      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人……棘手。我与他之间有着心灵链接,我不惧他来读取我的意识,因为我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但他一直将自己的精神封闭得很好,令我不能主动读取。这人声称自己喜欢白昼,大部分时间表露的言行,也的确像太阳一样温暖照人,如果不了解他的本性,恐怕很多人会认为,他是纯明的,无瑕疵的,就像他那身白衣一样。
      但是光越强的地方,阴影也一定会越加浓重,浓重到远比他几日前展露的还要更深。
      他令人感到恐惧,因为他的恐惧无人知晓。

-tbc-



朋友去诛仙截的唐刀组互动。忽略那个大概是因为懒得建孤曦的3d搞的默认头像,对话还挺有萌点的。陷入cp沼的母子要笑死我,还有一到异界孤剑就对曦月说“你可还好”,很甜了。伸懒腰的曦月也hin可爱,还有这对刀剑的身高差233333

《大荒》(孤曦,架空) 01

这个脑洞,试着写写

文前说明:

1.孤曦神棍au,因为作者没什么创造力(...),大背景的核心要素是借鉴了饥荒游戏又加入梦间集元素魔改出的,剧情里还有金庸梗的魔改,反正看到啥接受啥吧。私设如山琼瑶狗血ooc慎

2.所有黑锅都给变态老爹公孙博士背,让我们向他致敬(喂)。无剑是个说话娘娘腔貌似傻白甜但实力牛逼的大佬,本文中姑且用“他”指,反正只是个好人龙套不用太在意性别(???)

3.可能的雷点:喜悦以往比较风流……嗯。以及可能有一些神经病没人性情节……


01
=============================


〖观察日志  第一天〗

    “对于写日志这种事,我一向避之不及,因为我懒得回想过去,与其纠结于已经逝去的种种,倒不如把眼光放在将来。为此,我没少挨过那人的责骂,他总认为一个优秀的战士,也必须具有全面的素质,要是连任务报告都作不出,那便终究难当大用。
      那人的话我素来不予理会,然而既然孤剑总能作出完美的任务报告,那么我也没理由不具备这项能力。这就是我坐在这里写他的观察日志的原因。
      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他睡着,我无聊。”

——————————————

      三日前,基地。

      无剑将探索日志递给曦月:“他的日志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关键信息,还写了些别的。我觉得……曦月你不妨自己读读。”
      “他写什么了?”曦月一把抓过日志,揣在怀里。接着他将食指轻轻贴在嘴唇上,露出个漫不经心的笑容,“让我先来猜猜……嘿,莫非是写下了如何杀我以作过冬储备的计划?”
      “他会写些什么,你心里应该有数的吧?”无剑苦笑道,“事先说明一下,我找到几条关键的信息以后,可就没再读了,还是你看比较好。”
      “嗯,也是。”曦月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他突然加快了语速,吐出一串连续的句子:“你说,我和他心意相通,他会写什么我当然一清二楚,那我又何必急着去看?难道我还怕自己不够了解他——”说到这里,他的声调不由地上扬了几分,像是质疑,又像是确认。
      无剑见他没有要继续下去的意思,适时地接话道:“我说过的,你们是‘人’。只要是人,就会因感情而盲目焦躁。”他推开门,迈出脚步,想了想又道,“曦月你……好好保重,假如孤剑能有醒来的一天,他也不愿看到你一副……”
      “我一副什么样子?盲目焦躁吗?我很正常,或者说,我还和以前一样不正常。”曦月很快打断他道,“什么叫‘假如’?应该是‘一定’!牺牲自己听起来很感人,但以孤剑之能,他根本不会令自己有牺牲的机会。他既然敢先送我回来,就必然也给自己留下了一线生机,因为他知道,我们都不允许我俩之中只能活一个!”
      无剑已经走远了,只余下走廊中回荡的叹息:“盲目……盲目啊……”
      曦月小心地从怀中掏出那本日志,翻开了它的第一页:“探索日志。第一日,晴,无风。”

——————————————

      “喝点吧,你采集了一天资源,也辛苦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孤剑接过曦月递给他的半瓢菜汤,向他微一点头,尝了一口。
      “曦月,”他放下瓢,缓缓道,“野外作战我也经历过不少。什么东西通常有毒,毒性如何,我会不清楚么?”
      这是他们漂流至此的第五天。往日他们虽不太合得来,但在看到眼前的荒芜景象时,二人均迅速与对方达成了合作协议。
      人类在极端条件下,尚能干出前所未闻的恶事,更何况他们是两具身经百战的人形兵器。孤剑本就没对对方的道德水准作过指望,却也没想到还不出十日,曦月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他一时也不知对方究竟是冲动,还是想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便见到曦月乖巧地歪过头,用拳轻轻锤了一下头顶,吐舌道:“啊,我今天好不容易采了很多植物,想着你肯定饿了,就一股脑全丢进去了。我的确应该先辨识一番的,真是对不起呀!”
      孤剑无视他的恶意卖萌,生硬道:“你我如今同处险境,若是去其一,另一个也必不久矣,别再做这种不智之举。”
      “我只知道人生失意,也须尽欢呐!”曦月露出个又单纯、又恶劣的笑容,好像他只是在闹着玩玩——这反倒令他的真实目的,变得更为晦涩不明了。
      他又叹道:“再说,这夏天已经如此难捱,真到了你预言出的那冬季,不做点‘储备’怎么行?何况我刚才只是试试,试试而已,你这不是识破了么,要是连一点毒都尝不出,我也没必要与你合作吧?放心,待我要真正吃了你那日,咱俩一定公平决斗。”
      孤剑听他将一件残忍之事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曦月瞧他表情,不禁笑得更加灿烂:“怎么?听着不顺耳?你以为你那些鲜花一般的‘食物’是怎么来的?”他压低语气,像在讲着一个不可细想的恐怖故事,“往日基地里消失的那些孩子……你好好想想,他们都去了哪里?”
      他本以为这被呵护得很好的五阶优等品明白他意思后,会无法接受真相,乃至于世界观崩塌。但孤剑只是沉默了一会,便很快扬起下巴,傲然道:“人类尚且有出身一说,我们更是生而不平等的,品质低劣,自然被强者而食。我对此现状虽不追捧,但你想以此令我生出什么消极之情,却也打错了主意。老实说,你这四阶品质的想要吃我,到时候还不知是谁吃谁呢。”
      曦月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还以为你被那老贼养得不谙世事,却原来是我走了眼,你果然也是他的孩子,纯正血统,如假包换啊!”
      孤剑冷冷道:“说够了没?我知道你一开始就不愿与我合作,既然如此,那就在这里分道扬镳,各走各路吧。”
      “那怎么行,你是我目前最大的食粮,我要好好守着你,别给别人抢去了……哎哟!终于忍不住要先下手为强了?”曦月见孤剑刷地亮了兵刃,忙后退一步,手第一时间按在了自己的武器上。
      “嘘,有敌物。”孤剑刚说完,曦月便也反应了过来。
      腥味渐渐弥散在空气里,随之而至的,是阵阵轰雷般的脚步声,以及野兽粗重的嘶吼声。
      “数量不少……看来我暂时不用打你的主意了。”曦月握紧了刀,笑道,“我出手没个轻重,若你被波及到,可不是我有意加害。”
      “不要说废话,迎敌。”孤剑转过身,与他背靠着背。


-tbc-

一个孤曦脑洞

类似饥荒的paro,狗血套路,私设如山,都是ooc,慎。
背景:
      未来时代,孤曦都是公孙博士(...)制造出来的人形兵器,孤剑因为是非洲人公孙博士唯一的五花(...),所以一直受宠,得到了比较好的关爱,经常帮博士的朋友们搞事,赚钱,父慈子孝(不对)。但是博士其实是个人面兽心的冷血变态,对三四花的“孩子们”就随便拿去做实验,三花最后差不多都给分解换升级材料去了(。  曦月虽然态度差但因为是四花还有点用于是留着了,只是要经常管教,于是他就被博士一天天的变态实验和训练搞的表面阳光其实内心完全坏掉了。(不不不并不是那种糟糕鬼父实♂验,也就是巴甫洛夫实验啊、不把兵器当人把它当兵器啊(……)那种摧残法)

      后来博士多行不义必自毙,死了,或者神秘消失了。基地就剩孤曦君淑几个养老,孤曦俩人点头之交,不相往来(因为第一眼就感觉对方和自己美学品味不合),各自日子过得还挺不错。

      结果某天基地一个异常,把孤曦发配到了一个叫大荒纪元的恶劣无人之地,孤曦只好暂且和身边这个半熟不熟的同伴联手,一边生存一边寻找回到原来世界的法子。为啥一定要回去呢,因为这地方实在太恶劣了,不适合悠闲养老啊(。 


于是拉开正式剧情:
     一开始两个人互相看不对眼,曦月还老想把孤剑当过冬的储备粮吃了(反正不是人,讲啥人性(喂),而且在他心里孤剑就相当于吃了很多三花的,和他一样是邪恶の),孤剑毕竟当佣兵好多年,也不是吃素的,说你吃了我失去同伙又能活多久,这时正好来个大怪,两人联手才干掉……这么被迫合作多了以后二人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和自己配合得真的很好,必须要和他相依为命。
  
      于是就过上了比较甜的种田生活。

      但是曦月的心理还是很不正常,反正特别容易掉san值,有天曦月不知道由于啥掉光了san值于是开始发sjb,blabla揭发了人面兽心的公孙博士对他的摧残(…),可能还有一些脱衣展示鞭痕之类的烂俗服务桥段(喂),孤剑惊呆。当然喜悦也不是矫情人,再说公孙博士都死了,过去的摧残(真的不是摧♂残!)也就屁大点事,他现在还真心觉得心理坏掉了当个sjb天天玩弄别人也挺有乐子的(???),所以这事也就这么一说。孤剑情商很高,对他的观感虽然略有变化,但是还和往日一样待他。

      然后大概要来一些烂俗的(又来)喝多了啊,吃错药了啊,之类的契机,让两人的肉体亲密接触一哈,让关系发生奇妙の色气の变化,让他们互相get到对对方的心意。

      可是还没来得及表白,大灾变就来临了!这里和原作一样咯,曦月又犯病了,没安全感地开玩笑(逼)问孤剑要不咱就一起死了吧(你陪不陪我殉情),孤剑耿直直球:别瞎作、瞎搞试探,我们一直rio,纵使昼夜永隔!(哪里和原作一样了?!)
      曦月还没来得及心儿砰砰跳(喂)就被摔进了地底层,从此他们就天人永隔(不是)了。一个在地表生存,一个在地底生存。
      地表和地底间有个法阵,可以传送一点点东西,但是不能见面,二人之间唯一的联系全靠心灵感应(大概是博士制造他们的时候加入了某种爱的力量(……)使得他们之间可以心意相通)。然而,因为这里是大荒之地,信号非常不稳定,所以他们每天只有5分钟左右的时间可以通通wifi。只有5分钟!还不够打局农药!(喂)

      后续可能是孤剑牺牲自己被封印在大荒,以让曦月回家,曦月当然不甘心,传回去以后努力搞科研(???),联合无剑等帮手召唤回了孤剑,但是孤剑已经瘴气入体(????)陷入了长久的昏睡,啥时候醒来也没个谱。
      孤剑在地面的时候为谨慎起见会写些记录,字里行间偶尔会流露出对曦月的深沉の爱,当然这笔记最后肯定落到曦月手里咯,曦月本来很闹腾的,所以以前也没记过日记,即使天人永隔那段时间也一直保持战斗热情怼天怼地,但是这会他真哭瞎了(喂喂喂)。他就一边等着孤剑醒过来,一边也写日记大肆诉说自己对孤剑の爱,怎么肉麻怎么来。(什么破烂狗血啊!!)

      最后孤剑当然就很烂俗地醒过来咯,俩人一想狗血这么久还没正式开车说不过去啊,于是欢欢喜喜开车去了!end!(……)

-----------------------------------------------------

写不写看缘分……我不太会写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