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561

《大荒》(孤曦,架空) 02

前文:01


02
===========================================
〖观察日志  第二天〗

      躺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孤剑了。他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是为把我从那地方送回来,耗尽了能量。我信他愿意和我一起死,倒实在没想到他会大费周章来搏上一搏,结果搞得这样不上不下的,让我只能怀着渺茫的希望继续活下去……还不如当时我俩就一起死了呢,这混账!
      对了,他现在具体是什么鬼样子呢?我不是专业的医疗兵,所以我只能如实记下我观察到的情况。
      首先,他轻了很多,我可以毫不费力地抱起他。
      以前他黑衣,黑发,隐藏在夜幕里,整个人却发着光,现在,他身上那层神秘的光泽消失了。我反复为他擦身、梳发,一遍遍地抚平他手上的皱痕,但这些都不能令他看起来更精神。
      他的脸比以前要苍白,如果不是昏睡不起的后果,我其实很喜欢这种病态之美。我想起一篇古早的关于睡美人的童话,便试着去吻他,幻想他会像故事里一样被我唤醒。
      当然是毫无回应。无所谓,我只是想亲他而已。他的嘴唇很干。


〖观察日志  第三天〗

      昨天刚爬上床解开孤剑的腰带,无剑他们就冲了进来,把我拖走了。
      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他们究竟有什么误解?孤剑的身体,就等同于我的身体,我去抚摸他,就等同于我在自慰,所以这根本是我的个人行为,既不违法,也不乱纪。他们却非说我是在对孤剑耍流氓,是色迷心窍丧心病狂,这些人根本什么都不懂!
      还是只有孤剑懂我。

.
.
.

〖观察日志  第三百六十五天〗

   一般情况:照旧。
   体重:感觉比昨天轻。
   瞳孔:照旧,涣散、灰暗。
   体表湿度/弹性/光滑度:和昨天差不多。
   呼吸心跳:衰弱而平稳。
   脏器:仍处于衰竭,所幸无恶化。
   饮食:输液完成。
   意识状态:同昨日。
   心理状态:我怎么知道?

   其他:
      今天才发现,孤剑已经睡了一年。当然,对我们这种长寿型人形兵器来说,一年的时间可谓弹指就过。我既然熬死了公孙老贼,又在黑暗的地底生活了近十年,那么再等他个十年二十年,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一年以来他的情况没有恶化,这就是件好事。
      回翻记录时又读了一遍开篇时写下的话。我现在仍认为当一个人开始追忆过去,就证明他的现在不值一提——可我的现在的确是不值一提,既然如此,也不用回避这点。照顾他直到他醒来,似乎比我预想的要花上更多时间,现在不多写几句,等过了几十上百年,等我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时,还能有资料以供查阅。
      之前的随笔不是在嘲弄孤剑,就是在意淫孤剑,胡言乱语,支离破碎,重温时看得很是尴尬,都抹掉了,从明天起写点别的。”


————————————————————————————

【探索日志 第一日】
   气候:晴,无风。
   装备:武器还在;战斗服耐久性高,几乎没有破损;除此以外,携带包内还留有药物、小刀、火石、纸笔等简单用品。
   第一需要:补充食物;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总目标:找到回去的方法。
   方位:根据测算,此地坐标不属于地球上任何一处,猜想被卷入了往日博士提过的时间与空间的漩涡中,即“大荒纪元”。
   资源:此地树木巨大,呈墨色,地表为纯白色,砂石遍地,杳无人烟,所幸半路拾得的野果似含特殊成分,较适于我等人形兵器食用。
   要注意的事:根据测算,猜想此地只有冬夏两季,约以三十日为一个轮换周期。三十日后,资源恐将极度匮乏,需早作准备。
   阶段性目标:在能保证基本的生存后,有必要先建立一个小型的根据地,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探索,并沿路建立分基地。
   同行者:曦月,基地中的同事。此人战斗力很高,但精神状态成谜。可以借力,不可全盘倚靠。需尽量劝服他与自己合作,如果真的不可挽留,当场击杀。

【探索日志 第六日】
   气候:晴,无风。
   储备物:木材X10单位,石头X5,肉X20,果实X4,水X5……
   其他:
      昨日进行了一场苦战。
      人类世界偶尔会出现的“妖物”,恐怕就是来自此地。
      我通常是不食肉的,但曦月说,我以往食用的“花”,其实也是由……炼成的,是博士关爱我,才施以粉饰。
      我知这人总喜欢用些恶劣手段,以玩弄他人精神为乐,但他昨日的行为仍有些反常。他大可以多隐忍些时日,不用这么快就露出獠牙——但他也许是在用喜怒无常的行为,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
      我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无论如何,昨日之事更令我相信,我们合作才可能活得更久。我认为他也应该明白这点。

【探索日志 第十五日】
   气候:中雨。
   根据地搭建进度:50%
   储备物:注意补充石材,其余正常。
   特殊的采集物:一种药草,锯齿状,墨蓝色,可令人恢复少许体力。
   关于此地的回忆:博士说过,“大荒纪元”约数百年出现一次,其形成的因素虽不可考,但它应该是有出口的。曾经有幸存者从中逃出过,只可惜他出来之时,也已经精神错乱了,未能留下太多有用讯息。
   阶段性目标:可适当减少探索时间,开始为即将来临的冬日做准备。
   关于同行者:
      曦月再没有主动寻衅了,反倒还能和我作些战斗方面的交流。虽然观点南辕北辙,起码不算无聊。
      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人……棘手。我与他之间有着心灵链接,我不惧他来读取我的意识,因为我向来有什么说什么,但他一直将自己的精神封闭得很好,令我不能主动读取。这人声称自己喜欢白昼,大部分时间表露的言行,也的确像太阳一样温暖照人,如果不了解他的本性,恐怕很多人会认为,他是纯明的,无瑕疵的,就像他那身白衣一样。
      但是光越强的地方,阴影也一定会越加浓重,浓重到远比他几日前展露的还要更深。
      他令人感到恐惧,因为他的恐惧无人知晓。

-tbc-



评论(9)

热度(40)